文苑擷英

強艷雄 散文——《追憶青春》

作者: 強艷雄     時間: 2020-07-08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追憶青春

青春已經開始離我遠去,束手無策的我只剩下“無可奈何花落去”的妥協,依稀地記得高中的一位老師說過的話——青春就是力量,青春就沒有失敗。

——題記


追憶青春,有些歲月已經深深滴烙在了我的腦海里,再也難以忘懷。猶記得剛畢業,和多數大學生一樣,初入社會,初入職場,我之心情,既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自信,又有拔劍四顧心茫然的迷茫;即有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激情,又有長太息以掩涕兮的羞澀。我深刻地記得剛參加工作的苦痛與歡笑,再回首那些不拒細流,浩浩蕩蕩的追夢之路,如光陰斑斑,一段段艱難而溫暖的記憶,一段段“海內存知已,天涯若比鄰”的兄弟情誼,充實了我人生中最“意氣風發”又“兵荒馬亂”的歲月。

 

人生的好多個路口都要面臨選擇,特別是在青春的時候至關重要。我真正意義上的當家做主是我的第一份工作。我的家鄉在陜北,大學讀到西安,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兩湖之間奔波,當時選擇這份工作也是急于求成又迫于無奈的。急于求成的是想抓緊終結掉靠父母接濟的大學歲月,倒并不是因為受了“在自己沒有能力的時候遇上了一個想要保護的女人”的刺激,只是家中慘淡的光景讓我一度堪憂,自力更生的念頭早早就油然而生,況且讀了這么多年書,是騾子是馬,該拉出去溜溜了。迫于無奈的是我對這份遠離家鄉陜北,長驅南下的工作并不看好,感覺離開了家鄉就好像突然失去了根一樣,再說得具體一點,就是像吃慣了陜北的大燴菜,選擇湘菜便成了不得已的妥協。

我畢業的時候,找一份好工作是比較困難的,雖說就業崗位充足,但在各大校園招聘會上,體面的工作往往是鳳毛麟角,在大學生一抓就是一大把的背景下,大家的就業形勢岌岌可危,以至于我們那一屆的學子都有一種生不逢時的憤慨。后來我才知道,原來不止我們那屆的大學生有這樣的體會,幾乎每一屆的大學生都會抱怨自己沒有趕上好機遇。仔細想想,應該是我們過高界定了自己的價值,以至于沒有得到自己期望的工作崗位,就覺得懷才不遇,現在想起來,那種年少輕狂,氣吐萬里如虎的豪情的確被我們演繹地生動了不少。其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事是按照我們的劇本上演的呢?倒是“我本將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溝渠”的哀嘆反而司空見慣。

 

到了湖南,我第一次體會到了遠離家鄉的孤獨,從一群人變成一個人,日子也仿佛變慢了,我開始被迫接受一個新的家鄉。當我逐漸喜歡上湖南臭豆腐的口味、看遍了橘子洲頭的風景、學會了湖南人的娛樂方式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漫漫地融入了這里。而這一切的功勞,都離不開幾個好友,章了便是其中的一個,甚至我對湖南一大半的感情都源于他常掛在嘴邊的那一句“中華要滅亡,湖南人先死絕”,湖南人的愛國主義的確值得尊敬,這一點大家可以回顧一下歷史,品味一下湘軍的愛國情懷。

章了是一個常年梳著中分,膚色白皙的湘西帥哥,五官清秀中帶著一抹俊俏,帥氣中又帶著一抹溫柔,即便身材短小,照樣受到湘妹子的青睞,可謂是情場中的當紅炸子雞,撩妹手段可見一斑。

我與章了結下的深厚友誼源于一次電氣知識培訓,是關于計算高速鐵路腕臂的公式推導,一心求學的大家正聽的起勁兒,他一會兒一個問題,生生地摧殘了大家的思路,同時掠奪了大家學習的興致,同事一個個面目猙獰的表情下,上下兩排的牙齒生動形象地展示了是么叫起的咬牙切齒,甚至連授課的工程師師都有點不耐煩了,覺得他在存心搗亂。坐在他旁邊的我使出渾身解數,都控制不住這只“出頭鳥”。

打破對一個人的成見,有時候難如登天,有時候卻只要一點星星之火。只見章了扛著眾怒,不慌不忙地走到講臺,在黑板上圈出公式推導中的錯誤,原來是一處積分求導出現了錯誤,腕臂計算的公式環環相扣,一步錯,便步步錯。至此,大家的眼神里已經全然被驚訝所占據,工程師很慚愧地承認了錯誤,還不忘表揚章了細心。

隨著久處,我發現章了是一個心直口快的人,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原諒我一生范放縱不羈愛自由”,他不受拘束,對朋友真誠,就像倚天寶劍,敢于沖破任何束縛,光明磊落,無畏流言。也就是從那天起,我們便開始勾肩搭背,成了相逢每醉還的知己,也算在披荊斬棘的人生征途中彼此尋找到了一份精神上的依靠。

 

我想日久生情這句話并非不由分說,在一個地方待久了就會產生感情,特別對那里的人,他們對你伸開過溫暖真切的懷抱,對你報以微笑,對你贊揚又期望。當某天要離開了,肯定會回頭張望,流連忘返,我對瀟湘的情感是真摯的,對那里的朋友也是。

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,我最終還是被現實擊敗了,畢業之初,躊躇滿志,反觀當下,苦我心志,勞我筋骨,已然殫精竭慮,仍囊中羞澀,孑然一身,似乎離我當年大展拳腳的遠大抱負漸行漸遠了。一方面還承受著父母親人“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”觀念的強烈要挾,另一方面我也靜下來分析了自己的處境,要在這個城市安定下來,困難實在巨大,房子幾乎是我們這一代人憑一己之力難以逾越的大山,況且我的收入完全占不到城市消費水平的一丁點上風。除此之外,種種壓力如洪水猛獸,我年少輕狂、誰與爭鋒的意志終于敗下陣來。

思索再三,還是卷鋪蓋走人吧,畢竟在家鄉還能借助親戚朋友人多力量大的優勢,借此早日實現成家立業的宏偉目標。不過以我對獨自在外打拼,不輕易認輸的同胞是服氣的,那種酸甜苦辣我是感同身受過的,我已經把這種經歷當成了人生中的最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離開瀟湘之時,兄弟們慷慨地為我謀劃一了場離別盛宴,憶往昔崢嶸歲月,眾人相談甚歡,遙看未來,難于上青天,怎一個愁字了得,也罷,誰的青春不迷茫?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,酒逢知己飲,離開飯桌之前,我們爭先“勸君更盡一杯酒”,不斷地呼喊“莫使金樽空對月”,激揚文字,指點江山,直至喝的不省人事。

其實誰的青春不是這樣,站在時光的風口浪尖,年少的時候根本不知青春為何物,直到青春漸行漸遠,才對青春有了真正的認識。

(陜北礦業  強艷雄)

上一篇:岳瑞 攝影 ——《清風荷韻》 下一篇:王寧波 散文——《寫給高考的你》
日本无卡高清无码视频_一日本道不卡高清a无码_亚洲高清无码视频网站在线